思路客小说网 > 在你心上狂野生长 > 089:我们帮她放下

089:我们帮她放下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对视片刻,最终还是苏捌败下阵来,他缓和了表情,慢慢的蹲了下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说:“苏柒,你要明白,我做任何一个决定,都是以你为先,把你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我绝对不会做伤害你的事,你是我的依靠,我也是你的依靠,这一点从来就没有变过。”

    “你不能因为我对你感情的变化,而否认了这一切。苏柒,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一起经历那么多事,难道就因为这一点小小的变化,你就要这样抛弃我?”

    苏柒挣扎了一下,却挣脱不开他的手,她低垂了眼帘,暗吸了口气,同样缓和了情绪,说:“小捌,我一直把你当做是我的亲人,我唯一的弟弟。我希望你可以过简单的生活,不要掺和到这些事情里来,既然当初我选择站出来,保住你的单纯,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要你变成什么样子,然后来保护我。”

    “我只希望你可以简单一点,过普通人的生活。可你偏偏不听,偏要跟着他们混,这是一条很黑的道路,一直往前走,除了黑暗,永远都见不到光的。我只是想,我们两个,起码有一个要幸福,而这个人就是你。可现在看来,我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我做了那么多事,结果到最后你变得跟我一样,有什么意义呢?”

    “就算你变得强大,把他们都解决掉了,你就觉得自己能脱离了吗?这世上什么路都有,就是没有回头路。”

    苏柒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他的手掰开,站了起来,说:“我今天很累,你回去吧。”

    “苏柒!”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知道我现在没办法再改变你,更没有办法再管你,你现在很有本事,也比我厉害。你要做什么我不阻止,但也请你不要管我的事,谢谢。”

    她再度甩开他的手,从他的身侧走过,回了房间。

    然而,苏捌并没有离开,仍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直到第二天清晨。苏柒出来,便看到他坐在沙发上,背脊挺得笔直,身上还穿着昨晚的衣服,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听到动静,侧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很暗,那般落寞。

    苏柒心口微微的动了动,但还是硬着心肠没有理他,径直的走进了厨房,简单弄了早餐,最终还是做了他的那一份。

    “要吃早餐吗?”她并为看他,只随口一问。

    苏柒出来之后,他就一直站在那里,现在听到她主动跟他说话,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笑容,小心翼翼的问:“可以吗?”

    “可以。”她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情绪,只冷冷淡淡应了一声,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苏捌走过来,坐在了她的身边,偷偷的看了她好几眼,并没有立刻动筷子。

    “不喜欢?”

    “不是,我喜欢。”他立刻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苏柒淡淡看了他一眼,神色暗了暗,兀自吃东西。

    这一天,苏捌哪儿也没有去,一直跟着苏柒,形影不离。

    “你今天没事做吗?”苏柒在洗衣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侧头看了他一眼。

    除了上厕所,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跟着,就算同在一个屋子里,他也一直都跟着,两人之间绝对不会超过两步的距离。

    苏捌摇摇头,说:“没有。”

    “那你去客厅坐着。”

    “我不想看电视。”

    “那你是想洗衣服了?”苏柒甩了手上的水珠,叉腰侧身看着他。

    话音刚落,苏捌还真是挽起了袖子,准备过来洗衣服。苏柒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把将他推了回去,说:“你是不是有病?”

    “我可以洗的。”他一脸正经的说。

    苏柒当然知道他会洗,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洗过,她摆摆手,说:“你要是真的那么无所事事,就去打扫卫生吧,别站在我边上,碍手碍脚的。”

    “不去。”他摇摇头,一口否决。

    苏柒说了半天,一点用都没有,只能无视他,做自己的事儿。洗完衣服,苏柒就开始打扫屋子,这会苏捌倒是很主动的接手,说:“你去客厅休息吧。”

    “嗯。”苏柒也不跟他客气,转身就去了客厅。

    傍晚,苏柒接到了方筠的电话,她明明就不在国内,消息倒是灵通的很,电话刚接起来,就听到她劈头就问,“陆筱的死跟你有关系,是不是真的?她真的死了?”

    苏柒被她问的一下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噗嗤一笑,说:“你不是在外面么,怎么对国内的事情那么清楚。而且,你吓了我一跳,你知道吗?刚刚我还以为是陆筱的闺蜜来找我算账呢,然后想了想,你方筠不是我的闺蜜么。”

    “不跟你开玩笑,我认真问你呢。”

    苏柒笑了笑,说:“是真的,陆筱死了,她的死跟我有关。”

    “为什么啊?别告诉我是因为陆靖北啊!”

    “就是因为他。”

    电话那头安静了数秒,旋即爆了一句粗口,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对他死心了,原来你那么都是装的,都是骗人的啊。”

    “没有啊,我对他确实不抱什么希望,但我也不愿意看着他如愿啊。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想让别人得到,我更不想看到他开心。”她低头摆弄着衣角,脸上的笑容依旧。

    方筠沉默了一会,说:“我现在暂时回不来,但我会尽快回来,我让梁睦陪着你。我求你,你好好配合梁睦治疗,行不行?”

    “行吧,你回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机。”

    随后,两人又聊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她说话的时候,苏捌一直坐在旁边看着她,苏柒静坐了一会,无声的起身去了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说:“去趟超市,冰箱空了。”

    苏捌主动跟上,两人直接步行去了就近的超市。

    苏柒买了许多东西,吃的用的,满满一购物车,有些日用品,家里明明还有,却重复买了许多。

    “苏柒……”

    “叫我姐。”苏柒纠正他,抬眸看了他一眼,说:“如果你希望我们之间能和平相处的话,就叫我姐,如果你不想,那你就继续叫我的名字。”

    苏捌抿了抿唇,心里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改了称呼,“姐。”

    苏柒闻声,立刻展露了一个笑容,点了点头,说:“你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想要做什么?”

    苏柒笑笑说:“我还有什么事能瞒住你吗?”

    苏捌不说话,只看着她蹲着挑选物品,苏柒也没打算认真回答他。过了一会,他蹲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说:“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好像随时随地会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他说的极其认真,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苏柒心头一滞,淡淡看了他一眼,轻轻一笑,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胸口,说:“别诅咒我,我不是那么容易能死的人。”

    其实此时此刻,苏捌很想很想抱她,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因为买了太多东西,两个人根本拿不回去,苏柒就让苏捌去把车子开过来,苏捌想了一下,拿着钥匙就去了。

    苏柒独自一个人站在超市门口,苏捌走后不久,就有两个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什么都没说,但苏柒心里明白,这是谁的人。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她率先开口,“不用,我跟你们走。”

    等苏捌开着车回来的时候,只看到地上放着他们买的东西,却不见苏柒的人。他在附近找了一圈,结果只发现他安排保护苏柒的人,也在找人。

    对方还没说一句话,他便一拳砸在了对方的脸上,怒目而视,“你还有脸跟我说这句话!我让你们守在这里是干什么的!一群废物!几个人看一个人都看不住!”

    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他们自然难辞其咎,没什么话可说。

    “今天找不到人,你们就不用看见明天的太阳了!”苏捌放了狠话,旋即开始打电话,其实他多少能够猜到是谁把苏柒带走。

    当下最痛恨苏柒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顾东笙,另一个就是陆靖北了。苏捌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顾东笙,苏柒破坏了他的计划,而苏柒又是他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隔天,苏捌主动找了顾东笙。

    他几乎是闯进来的,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见到顾东笙,也不拐外抹角,直接拿枪指着他,说:“放了苏柒。”

    顾东笙穿着睡袍,看样子似乎刚起床,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很自信,在苏捌开枪之前,他一定会被打成马蜂窝。他举起双手,示意自己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也当做是对苏捌的投降,笑说:“小捌,你冷静点,有事我们慢慢说,怎么一上来就动刀动枪的,这样可不好。”

    他说着,便试探性的伸手,想要推开他手里的枪。

    苏捌自然不吃他这一套,直接将枪头顶在了他的脑门上,说:“废话少说!把苏柒放了,听见没有!”

    “可是,这人根本就不在我手里,你要我怎么放?”顾东笙摊手,一脸无奈。

    苏捌微微皱了一下眉,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你当我傻吗!陆筱被苏柒弄死了,你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对,你说的对,可是现在最恨苏柒的人可不是我,陆筱死了,确实是破坏了我的计划,可是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啊。但是另一个人就不是了,陆筱死了,他该多难过,多心痛。就像你现在这样,如果我杀了苏柒,你会怎么做?”

    苏捌瞪大眼睛,恶狠狠的说:“杀了你。”

    “所以啊,真正想要苏柒死的人,是陆靖北。苏柒杀了他的挚爱,他该多恨她,反正比我恨多了。我也不瞒着你,苏柒自私做掉陆筱,我很生气,我确实想要把她弄回来教训一顿,可是有人比我快了一步。还没等我教训她,她就被人抓走了。”

    苏捌死死瞪着他的脸,观察着他脸上细微的表情,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

    顾东笙再次尝试着握住了顶在他脑门上的枪,慢慢的挪了下来,然后顺势搭住了他的肩膀,揽着他走向了客厅,说:“你跟你姐,都是我的人,我一定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出事。陆靖北敢动我的人,我一定不会让他舒坦,只要你跟我联合,一定能把他瓦解。”

    “你在想想,这些年来,他是怎么把你姐当枪使的。”

    苏捌冷哼了一声,猛地挣开了他的手,斜了他一眼,说:“你跟陆靖北一样。”

    “我跟陆靖北可不一样,我比他有人情味多。你姐姐最不该做的,就是对陆靖北动了真情,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煎熬。一面要应付我,一面还想着保住陆靖北。”

    苏捌侧头深深看了他一眼,眼里带着一丝疑惑,大概是没想到他会知道这些。

    顾东笙笑了笑,说:“你们真当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吗?当初陆家最弱的时候,以苏柒的能耐,加上邢家的势力,还有我还背后的帮忙,陆靖北根本就招架不住。如果不是你姐,陆靖北还能存活到今天?”

    “他还能这个本事,壮大自己,到了今天这种僵持的地步?当然,我也不怪苏柒,女人嘛,男人稍微给她一点颜色,她就会心软。我只是不耻陆靖北的作为,利用一个女人的感情,那么有恃无恐。”

    “换做其他人,苏柒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事,死个陆筱怎么了?就是她杀了他身边所有女人,那又怎么样?她愿意做什么就让她做什么。可是陆靖北呢?陆筱死了,他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这样的男人,留着一天,苏柒都不可能重获新生。”

    苏捌皱了皱眉,紧抿着唇不说话。

    顾东笙凑了过去,伸手搭住了他的肩膀,低声说:“难道你想看着苏柒一辈子痛苦,活在陆靖北的阴影里?她自己放不下,那么我们就帮她彻底放下。”

    “什么意思?”

    顾东笙笑的高深莫测,只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

    苏柒醒来的时候,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充斥着男性的气息。她的头很晕,身体没什么力气。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她的精神有些恍惚,昏睡之前的记忆零零碎碎的。过了好一会,她才吃力的坐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面有一张单人照,她的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好一会才聚焦,看清楚了照片上的人,那是梁睦。

    她竟然在梁睦的房间里,她怎么会在梁睦的房间里!

    她仔细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间,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她被人带走,是五号,现在已经是十号了。怎么可能呢,她竟然迷迷糊糊昏睡了十天!怎么可能呢!

    她想起来,出去看看,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刚一脱离床铺,便直接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动静。她看着紧闭的房门,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似乎隐约闻到了一股焦味,房门下方的缝隙里似乎有白色的烟雾钻进来。

    就在她撑着柜子想要起来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踹开,她闻声,抬起了头,看到来人,她微微愣了一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人腾空抱起。

    当她被抱着冲出房间的时候,才知道刚才那股焦味不是幻觉,屋子里起火了,而且火势不小。

    “那个……那个是梁睦吗?”

    她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应,陆靖北抱着她,没有做电梯,而是走的安全通道,没过多久,便听到了一阵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

    “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个躺在客厅沙发上的是不是梁睦?”苏柒忽然就着急了,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用尽全部的力气,扯着他的手。

    “整栋楼都是管道煤气,煤气爆炸,可大可小,你现在应该祈祷不会发生连锁反应,我们能够成功逃出去。”

    陆靖北沉着脸,牢牢抱着她,迅速的往下走。然而,走到一半的时候,不知什么缘故,换就栽倒了下去,两人双双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苏柒本来就没有力气,只缩了一下脖子,最后只听到闷哼一声,然后是一句咒骂。苏柒睁开眼睛,自己趴在陆靖北的身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靖北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并不好,像是中毒了一样。

    苏柒皱眉,“你怎么了?”

    他没有说话,也根本说不出话来。

    苏柒一下子就慌了,立刻从他身上爬了下来,上上下下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任何伤口,“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最后,她只能喊救命。

    “苏柒?是苏柒吗!?”

    “是!我们在这里。”

    随后,他们就被消防队员救了出去,直接送去了医院。

    苏柒再次醒来时,方筠就坐在她的身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她整个人比之前醒来时要舒服许多,方筠给她倒了水,“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柒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哑着嗓子问:“陆靖北呢?还有梁睦呢?”

    “陆靖北刚刚脱离危险,梁睦……”她抿了一下唇,说:“他死了。”

    苏柒皱了一下眉头,有点不可置信,“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说他怎么了?”

    “他死了。他本来想弄死你和陆靖北的,这些日子,他一直给你喂药,造成你的神经和五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

    苏柒仍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不太明白。”

    “真的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存了这样的心思。他跟陆筱认识,陆筱出于之后,好像跟他有过几次联系。我现在才知道,梁睦跟陆筱竟然是朋友,而且梁睦对陆筱好像是有点意思。”

    苏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方筠叫她,她也没有半点反应。

    她闭了闭眼睛,脸色十分难看。

    “幸好你当时没有跟他在一起。”

    “来救我的,只有陆靖北吗?”她忽然问。

    “是啊,是梁睦主动找的他。”

    “那么,梁睦的死,一定会算在他的头上了。”

    “怎么了?”

    苏柒紧拧了眉头,“陆靖北现在人在哪里?”

    “已经被人接走了。你的表情那么严肃,到底怎么回事?”

    她深深看了方筠一眼,说:“你知道梁睦的真实身份吗?他是白联帮,沈仕康的私生子。”

    方筠愣了愣,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苏柒道:“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事,陆靖北完蛋了。”

    方筠有点没办法消化这个劲爆的消息,等她反应过来,苏柒已经拔掉手上的点滴,准备下床。

    “你这是做什么?”

    “我要去找苏捌。”

    “你现在的情况不行。”方筠把她摁了回去。

    “不行,来不及了。”

    她想要挣脱开方筠的手,可她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方筠,你放开我。”

    “为了陆靖北?”方筠并不松手,问道。

    苏柒愣了愣,这表情,不用回答也知道了。

    “你是不是有病!我跟你说,他就算死了,也跟你没关系!”

    “你放手。”苏柒并不跟她争执,只坚定的说。

    说真的,方筠很想打她,想把她打醒。可最后,她还是放开了手,有什么办法呢。有时候女人就是那么死脑筋,骂没用,打没用,只有自己放下,才能真正的放下。

    最后,还是方筠亲自把人送到了邢家,但苏捌不在。苏柒没让方筠离开,而是让佣人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让她先休息一下,自己则在客厅里等苏捌回来,还专门让人给他打了电话。

    但苏捌并没有立刻回来,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姗姗来迟。

    “怎么不在医院多住几天?”

    “没有那么必要。”苏柒现在的身体还是虚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的脸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越发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