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一念成灾:吻别豪门老公 > 第238章 她是我太太不是你太太

第238章 她是我太太不是你太太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唐砖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白洛洛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傅北臣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干你什么事,她是我太太不是你太太。”

    白洛洛:“……”

    他难道听不出他这是在嘲讽他么?

    低头咬了一口苹果,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忍了一会,似乎是忍不住了,他又道:“顾颜夕是不是不知道你出车祸了呀,不然怎么都不来看你。”

    傅北臣凉凉的视线朝着他便看了过来,里面的神色要多冷就有多冷。

    “你跟她吵架了?”

    “没有。”男人冷着一张脸,冷若冰霜的吐出两个字,眼睛里凝结着一层寒冰,一看就是十分不高兴的样子。

    “那就是你惹她生气了?”

    难得有一个看他吃瘪的机会,白洛洛不遗余力的嘲讽他,完全不留一点余地。

    “哥,你说顾颜夕是不是不想要你了?”

    闻言,傅北臣眉头越皱越紧,一张脸仿佛冬日里的冰雪,不含一丝感情的眸子冷若冰霜的看着他,“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哥,我也只是实话实说,你也别不开心啊。”低低的笑了一声,白洛洛心情十分的不错,比以前拿到最佳新人奖的时候还要开心。

    那是被长期压榨之后的反击。

    这种感觉,真心不是一个爽字就能够形容得了的。

    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顾颜夕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白洛洛表情一僵,显然是没有想到顾颜夕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来,傅北臣则是眼睛明显一亮,可表现出来的模样就是淡漠的,傲娇的。

    走了过来,顾颜夕看着眼前的白洛洛,低笑了一声,“白洛洛,你怎么来了。”

    傅北臣:“……”

    他是空气么?

    “嗯,过来看看你。”

    “你不是来看我的么?”

    “主要是来看顾医师的。”

    “呵呵!”傅北臣看着白洛洛,阴测测的笑了几声,那笑声里所回荡出来的满满的都是不悦和不满。

    “听说,你没有吃药。”

    男人抿了抿唇瓣,余光看见白洛洛似笑非笑的样子,脸色难看了几分。

    “你不是还有通告么?还不去?”

    “还早,我来得及。”白洛洛铁了心的不想离开,要知道,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顾颜夕奇怪的看了一眼俩人,伸手拿过水和药递给了他,“诺,吃吧,吃了你伤口会不那么疼。”

    “你喂我。”目光直视着前方,他十分傲娇的吐出一句,在看到顾颜夕那双瞬间变得不怀好意的眼睛时,他尴尬的咳了一声,接过药,一仰头吃了下去。

    给他吃完药,顾颜夕和白洛洛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而某个被忽视的男人脸色则是越发的阴郁。

    “白洛洛,你爸爸最近好像没有什么事,我觉得,可以去拜访一下?”

    聊着正欢,忽然被人打断,顾颜夕眉头皱了一下,却还是看向白洛洛,“既然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

    跟傅北臣认识了这么久,她自然知道这是他的威胁。

    白洛洛僵硬的点了点头,冲床上的男人笑的一脸友好,“知道了,哥,那我去忙了。”

    “滚。”

    白洛洛:“……”

    真的是连面子都不愿意给一丁点了。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太阳冉冉的升了起来,顾颜夕拿过医书,来到沙发上坐下,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

    傅北臣薄唇紧紧的抿着。

    她跟他就这么无话可说么?

    刚才跟一向不对盘的白洛洛什么都能聊,现在跟他单独相处,就只想看书了。

    男人就跟醋坛子被打翻了似得,心中各种不是滋味儿。

    “我饿了!”

    抬起头,顾颜夕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淡漠得很,没有多一分的热情,也绝对没有一分的不耐。

    所有的事情做的滴水不漏,让人完全找不到吐槽的。

    放下书本,顾颜夕走了过来。

    “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不想吃外面的,全是不用心做的饭菜。”

    “那我去给你订你以前经常吃那家的吧,你有伤,吃点清淡的。”

    “我不吃。”

    “你不是饿么?”

    “嗯。”

    “那为什么不吃?”

    顾颜夕深深的觉得,傅北臣平日里就够难伺候了,现在受伤就越发的难伺候了。

    “我不吃外面的!”

    低低的吼出一句,眉宇间已经凝结了一股阴郁。

    顾颜夕了然的点了点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明白了。”

    闻言,傅北臣的脸色终于好了几分。

    “我打电话让林嫂给你随便做点吧。”

    傅北臣:“……”

    闭上眼睛,他直接不想再看顾颜夕一眼了,她根本就不明白,“不用了,我不饿。”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饿?”

    “现在不饿了。”

    顾颜夕:“……”

    皱着眉头深深地看了他一会,顾颜夕抓起书重新回到沙发上,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而床上的某只,则忍着肚子的饥饿一脸难看的看着屋顶,无声的散发着怒气。

    对此,顾颜夕也没有多说什么。

    男人嘛,总有那么几天,尤其是这个男人,简直就特别的难伺候!

    不正常也是能够被理解的。

    中午时分,顾颜夕终于听到一个“咕噜”的声音。

    放下书,她看了他好一会。

    见他耳尖泛出一道淡淡的红晕,脸色却越来越差。

    是明显的欲盖弥彰。

    叹息一声,顾颜夕大步走了出去。

    而傅北臣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也瞬间阴郁的不成样子。

    一脸苦闷的躺在床上,心中怒火奔腾,却动不了分毫。

    等顾颜夕回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坐了起来,手上捧着一本财经杂志。

    见她回来,头也不抬一下,直接无视了她。

    “吃饭吧,你从住院就没有吃过东西了。”把东西拿了出来,顾颜夕轻声说道。

    “我不吃外面那些垃圾食品。”

    “这是我做的。”

    男人番翻书的动作一顿,下一秒,直接把手中的书扔到一旁。

    那张冷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拿过来吧。”

    瞧着他跟个大爷似的举动,顾颜夕无奈的叹息一声,将手中的保温盒递了过去。

    “我拿不动。”

    “你伤的是脚又不是手。”

    “左手伤到了。”

    “那你不是还有一只手。”

    傅北臣:“……”

    “顾颜夕,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么?”

    顾颜夕看了他一眼,坐了过去,把保温盒打开,拿出里面的粥,这才重新递了过去。

    他默默的扭开头,薄唇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喂我!”

    顾颜夕:“……”

    吃着吃着,傅北臣眼睛无意间扫过一旁的书,随意问道:“你不是外科医师么,为什么会研究心理学?“

    “有用。”

    “什么用?”傅北臣如临大敌,警惕的盯着她。

    顾颜夕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帮助一个人。”

    “谁?”

    “干你屁事!”

    傅北臣:“……”

    他深深的发现,顾颜夕现在的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坏了,简直就坏到了那么一种地步。

    吃完最后一口粥,他轻哼了一声,“明天换一种,不想每天喝粥。”

    顾颜夕没有理会他,收起盒子,重新拿起眼前的书看了起来,专心致志的。

    “顾医师,有人找你。”

    顾颜夕抬头看了一眼门外的护士,点了点头,“替我看着他一下,我去去就回。”

    “好。”

    护士走了进来,看着傅北臣一张俊美的脸,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傅先生你好,我是……”

    “谁找顾颜夕?”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他便冷着一张脸打断了她的话。

    “嗷,是一个患者,找顾医师治疗来了。”年轻的护士明显很健谈,明显是跟傅北臣这样一个绝世美男,就仿佛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

    闻言,傅北臣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那双冰薄的眸子里明显闪过不悦的情绪。

    “你们医院只有顾颜夕一个医师么?”

    护士笑了一声,“当然不是了,我们有很多医师的,只是顾医师比较杰出,所以找她的人自然就很多了。”

    说到这里,护士的眼睛里突然多了一丝别样的情绪,一脸的憧憬,“我啊,也要很努力才行,我想要有一天成为向顾医师一样伟大又坚强的人?”

    “坚强?”

    “嗯。”她点了点头,“傅先生你知道么?当时你出了车祸,命在旦夕,所有人都让顾颜夕在外面等,可是啊,她居然毅然决然的走进了手术室亲自给你操刀,那冷静沉着的样子,我到现在想起来很还敬佩。”

    护士一脸的敬仰,而傅北臣一张脸则越来越黑。

    他都命在旦夕了,她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操刀亲自为他手术!

    这说明,他在她心中是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就跟个普通的病人一样,说不定连个普通的病人都不如。

    看着他忽然就难看的脸,小姑娘眼里闪过一抹疑惑,“傅先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心不舒服!”一句话,他说的格外沉重。

    本来好了一丁点的心情,在知道那个没有良心的女人种种没良心的举动之后,他的心情变得格外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