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122 大结局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苏再见苏在景的时候,苏在景的脸上洋溢着亮丽的光彩,不像是前些天那样精神不振了。

    徐智媛的气色也好多了,她与顾远的订亲宴定在下周,还有三天的时间,顾远要订婚的消息一发布便引来了各界人士的热议。

    都说南城有四少,徐长风,徐长林,陆子健,顾远,目前为止又有一个女人心中的单身黄金汉要结束单身生活了,伤心的女人有很多,而徐智媛的身份也是众多女人不望尘莫及的。

    秦苏一见她俩这样,终于也可以放下心来了。

    “二嫂还有在景,等一下你们去给我挑一下婚纱。”徐智媛的高兴全写在脸上。

    秦苏点点头,苏在景却调侃她,“这还用挑吗?你自己想穿哪件就穿呗,或是自己想穿什么样的,自己不就设计出来了。”

    徐智媛撇撇嘴,“话虽是这样说,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啊,谁让咱们是最好的姐妹呢。”

    苏在景擦了一下徐智媛的鼻头笑道,“这话我爱听。”

    徐智媛的事情秦苏是完全知道的,她也想知道苏在景是怎么解决的。

    “在景,看你心情不错,陆子健是怎么向你赔礼道歉你才原谅他的。”

    苏在景丢给秦苏一个白眼,“你怎么也开始八卦了啊,如果我不说呢。”

    秦苏笑笑,“我看你今天这状态,不用我们问,你也会自己说的同,是不是,智媛。”

    徐智媛点点头,“没错,看你乐得简直是比我还高兴,说说吧,有什么好事,说出来让我们也高兴高兴。”

    苏在景就算是脸上不笑,不过也难掩示住她的好心情,“哪有什么高兴的事,你们想多了。”

    “这就不够意思了吧,苏在景,我们有什么事可都没瞒着你啊,你这样做会引起共愤的。”徐智媛的好奇心,比谁都强,如果苏在景不说出点什么的话,她是不会罢休的。

    不过苏在景在她们面前,本身也是个守不住秘密的人。

    这边徐智媛和秦苏都不打算紧问她了,她自己在那边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了,“哈哈哈……”

    徐智媛和秦苏听到她的笑声吓了一跳,徐智媛好笑地看着苏在景说,“你不用自己偷着乐吧,快点和我们说说,到底有什么好事啊。”

    苏在景看了看她们,最后深呼吸一下,“唉呀,反正这件事情也是瞒不住的。”

    秦苏抬眼看向苏在景,她总是有意无意地低头看她的肚子,秦苏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就祝贺你了。”秦苏笑着说道。

    徐智媛还是有些不明白,“二嫂,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吗?我怎么还不明白呢?”

    秦苏向徐智媛,然后朝着自己的肚子比划了一下,这下徐智媛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一手拉过苏在景,“在景,真的太好了,生了孩子之后,咱们一起看孩子,又可以一起玩了。”

    秦苏和苏在景都看着徐智媛笑。

    她低下头目光温柔地边抚摸着肚子边说,“你们说哈,这人都是奇怪的生物,前几天我还非得闹着离婚,现在却发现有孩子了,我们把话倒是说开了,陆子健以后什么都听我的,你们说这算是双喜临门吗?”

    “算啊,怎么不算,两个人和好了,又有孩子了,不算双喜临门算什么,最近咱们大家的喜事都很多啊。”秦苏接着苏在景的话说道。

    “是啊,看来我们大家的幸福生活就要来了。”苏在景也说道。

    “在景,你的比我晚几天,你有没有想吐的感觉?”徐智媛开头转移了话题。

    “目前还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如果不是用试条试的话,到现在可能还不知道怀孕了呢。”苏在景完全沉浸在她怀孕的喜悦里。

    “我也没有什么感觉,有时候不想怀孕这事,我都忘了自己怀孕这事了。”徐智媛也忙说。

    接下来就是她们孕妇讨论怀孕的事情了。

    顾远与徐智媛结婚的当天,洛洛和涛涛是花童,虽然涛涛有些不愿意,不过洛洛硬拉着他,而且陆子健还答应给他买一整套最新的车模,涛涛这才同意的。

    不过涛涛看着洛洛站在他旁边花痴的样子,他就有些后悔来做花童了。

    洛洛穿着白色的公主裙,即高贵又显得很可爱,而涛涛则是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庄重而又有风度,自从涛涛出现之后,洛洛就一直跟在涛涛的身边。

    涛涛看到洛洛看他的表情,涛涛就有种想躲起来的感觉。

    “徐洛,你别一副没见过帅男的表情好不好?你这样我和你站在一起都觉得丢人。”涛涛喝斥着洛洛。

    洛洛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每个人都有欣赏美的权利啊,你很帅我知道,我欣赏你有错吗?”

    面对着洛洛这么直接的话,涛涛真的是无语了。

    之前的订亲仪式,顾远就办的非常隆重,更别说现在的结婚仪式了。

    秦苏和苏在景都坐在贵宾席上,本来就徐智媛结婚最晚了,她们俩个也没法再给徐智媛当伴娘了。

    而且她们现在都是孕妇,都被徐长林和陆子健看的死死的,秦苏现在有点行动不便了,徐长林更加在意她,好好地看着她,不让她做这做那的。

    而苏在景虽然肚子还没有大起来,不过陆子健也是把她看的很紧。

    徐智媛结婚的现场,大家都过来了。

    算是一个团圆的时候,很多人过去同老祖宗打招呼,老祖宗始终笑呵呵的,看得出她也是很高兴。

    徐智希和陶清浩已经领养了一个孩子,今天也带着来到了现场,是个男孩,看上去有些怕生,不过却也是个听话的小孩。

    他们是领养之后才对老祖宗他们说的这事,老祖宗自然是十分同意的。

    他们过的越来越好,才是老祖宗和刘美想看到的。

    刘美早就和冯静心说了要来参加徐智媛的婚礼,冯静心很听刘美的话,她也是早早地到了会场,冯静心一直和刘美在一起,刘美对冯静心的喜爱,大家都看在眼里,大家也都觉得冯静心将会成为徐家的大儿媳妇。

    徐长风来的比较晚,因为徐智媛没有父亲了,牵着徐智媛走向顾远的那个环节,还得是徐长风来做,刘美让他务必到场。

    徐长风一出现在门口,刘美就看到了徐长风,刘美向徐长风招手,“长风,这边,快过来。”

    徐长风同与他打招呼的人微微点头,然后走向刘美身边。

    冯静心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看到徐长风走过来,衣领有些皱,冯静心皱了一下眉头,走向他“赶过来的时候很忙吧,瞧你,领子都翻了。”

    冯静心突然靠向徐长风时,连刘美都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冯静心这么贴心,刘美越看冯静心越满意。

    而徐长风本来是要躲开的,冯静心的话让他的脚定住了。

    他抬眼看着冯静心,冯静心的发丝掠过他的脸,洗发水的香气扑在他的脸上,徐长风别开脸,却感觉到喉间有些堵塞。

    一股暧昧的气氛在此时蔓延开来。

    刘美看着他们这个样子,别提有多高兴了,她拍拍了徐长风,“你们俩个先聊着,我去看看智媛。”

    刘美说完之后就走了,边走还边回头看他们。

    冯静心给徐长风理好了领子,徐长风忙后退一步,与她拉开一段距离。

    冯静心只是笑笑,徐长风对她的态度她是知道的,她也说过她不着急的。

    “最近很忙吗?我去过几次家里,都没有见你。”冯静心先开了口。

    “哦,还好,我的工作就是这样,每天很繁琐,而且没有时间休息。”徐长风的眼神有些闪躲,有点不敢直视冯静心。

    冯静心点点头,“对,你们的工作其实和医生的工作差不多,时间太少了,我决定辞职了,不干医生了,如果以后结婚了,两个人都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和老人了。”

    “啊?”徐长风有些惊讶地转头看向冯静心,“你干的好好的,为什么在辞职啊,你很专业。”

    “不是说了嘛,为了家庭,这么多年了,其实我也想开了,一个人总不能一直忙,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女人如果结了婚,生了孩子,还是以家庭为主的好。”冯静心看到徐长林这种表情轻轻一笑,徐长风表面看上去是个刚硬的男人,但是有时候看他的动作和表情,徐长风就和一个孩子没什么两样。

    冯静心说的那么直接,徐长风看了她一会,然后别开头,没再说什么,冯静心看着徐长风的侧脸笑了,像徐长风今天这样,其实已经算是好的了。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忙着和她摆脱关系,但是没想到今天却是什么也没说。

    这对于冯静心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好消息。

    刘美去休息室看徐智媛,徐智媛此时有些紧张地坐在休息室里,因为秦苏和苏在景都被各自的老公拉去休息了,徐智媛就更加有些紧张了。

    “二哥,还有陆子健你们给我等着,把你们老婆都拉走,不让她们陪我。”徐智媛在生气,想想就自己一个人坐在这,真是有够生气的。

    刘美进来时正看到徐智媛纠结着小脸,徐智媛抬眼看到刘美时,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妈……”

    一看徐智媛要哭了,刘美忙走向徐智媛,拉住她的手,“傻孩子,新娘子怎么能哭呢,别哭,今天要高高兴兴的,妈和奶奶虽然舍不得你,但是看到你出嫁,我们都为你高兴,别哭,哭红了眼睛就不漂亮了。”

    徐智媛扑到刘美的怀里,抱着她,“妈,我这就要出嫁了,但是心里好不舍,从小到大我没少惹您生气。”

    “傻孩子,哪个小孩小时候不惹爸妈生气啊,这就是一个成长过程啊,现在你长大了,要结婚了,妈妈很为你高兴,知道吗?没出嫁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可是结了婚之后就是大人了,而且你现在怀着孩子,再过几个月就要当妈妈了,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能耍小孩子脾气,就算是夫妻两人意见不和,吵了架也得懂得忍让,明白吗?”一直到徐智媛结婚之前,刘美都没说过这些,但是今天,在徐智媛快要结婚的时候,她却突然说了这么多。

    徐智媛又抱住了刘美,“以前的时候,我只觉得你疼大姐,不疼我,现在我知道我错了,妈,你放心好了,结婚以后我会好好生活的,我会好好对待公婆的……”

    刘美拍拍她,突然觉得有些头晕,不过刘美只是晃了晃头,这头疼的毛病,她以前就犯过,只是最近好像有些严重,而且今天更加严重。

    “行,听话就是好孩子,以后想我们了,就常回家看看。”

    徐智媛只是点点头,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化妆师过来一看徐智媛哭成了这个样子,她有些无奈地说道,“就知道你会在婚礼之前哭,所以我再来看一下……”

    徐智媛和刘美都有些不好意思。

    化妆师赶紧给徐智媛补妆,而刘美则是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这一会的功夫头晕的好像更加频繁了。

    刘美看了看徐智媛,努力地微笑一下,她的手紧紧地抓着沙发,无论如何都要参加完徐智媛的婚礼才行。

    婚礼如期举行,徐智媛经过化妆之后,很有精神,徐长风牵着她的手走在红毯上,顾远等在原地,看着他们一步步地走向自己。

    老祖宗与刘美坐在一起,两人都是热泪盈眶,秦苏看见了,让徐长林过去安抚一下她们,徐长林倒是很听话。

    他走过去拉着老祖宗和刘美的手,“智媛这是结婚了,你们该高兴才对啊,别这样。”

    徐长林摸着刘美的手,刘美的手心很潮湿,徐长林看了一眼她,脸色更加不好看。

    “妈,你哪里不舒服吗?”

    刘美摇摇头,“没事,不用担心我,快去陪着秦苏吧。”

    一边的冯静心也看到刘美的脸色有些不好,她本来就和刘美挨着坐,徐长林走后,冯静心急忙把刘美的手拿过来给她把脉,刘美吓了一跳,她想抽回手,可是冯静心不让。

    “阿姨,别动……”冯静心一搭手就感觉到有些不对。

    婚礼在进行着,刘美转眼看了眼台上,她转过头对冯静心说,“静心啊……”

    “阿姨,您这样的情况多久了?”冯静心看着刘美问道。

    刘美看到冯静心的脸色不好看,台上还在继续着婚礼,刘美攥住了冯静心的手,“静心,阿姨的事情等一下再说,我要看着智媛举行完婚礼……”

    “阿姨,您现在这样随时都有可能晕倒,脉相太弱了……”

    “孩子,听阿姨的,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刘美有些祈求地看着冯静心,说话的时候手心里又冒出一股冷汗。

    “阿姨……”

    冯静心有些无奈,她了解做父母的心,但是她同时也是一名医生,她只好找徐长风,徐长风已经坐到徐长林旁边去了。

    婚礼还在继续进行着,在主持人的带动下现场的气氛很好,宾客们也很热情。

    冯静心走到徐长风的旁边低头和他说了说,徐长风赶紧起身和冯静心来到了刘美的身边。

    “妈,冯医生已经和我说了,我现在带你去医院,你不想让智媛看到你晕倒在这里,你就答应我,我们悄悄离开,可能还不会引起骚动……”

    徐长风走过去之后直接对刘美说道。

    刘美看了看台上的徐智媛,最后她点点头,徐长风和冯静心分别扶着她离开会场。

    老祖宗虽是看了一眼,不过她没有多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台上正在进行着最后一个项目,新娘抛花球,据说是接到的人就是接下来要结婚的人。

    徐智媛转头看了看,也没有找到冯静心的影子,她是有心想把花球抛给冯静心,那样一来他们兄妹的事情就都解决了。

    不过没找到冯静心徐智媛难免有些难过。

    顾远看出来她不高兴了,忙问她,“怎么了?大家都等着呢。”

    徐智媛对着顾远笑笑,“没事。”

    说完之后她就转过了身,台下未婚的女孩子们,早就站好了,等着抢花球。

    到了酒桌上,结婚时喝酒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顾远平时地位高,没有人敢和他开玩笑,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来的很多人都趁着这个机会向他敬酒。

    陆子健是最能闹的一个,扬言必须要把顾远给喝倒。

    秦苏注意到刘美不见了,老祖宗便把她看到的说了,经老祖宗这么一说,秦苏这才发现徐长风和冯静心都不见了。

    不过一想到他们可能在一起,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徐长风和冯静心带着刘美到了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临进去检查之前,刘美还一直交代他们不让对徐智媛,还有其它人说。

    徐长风答应她,刘美这才放心地进去做检查。

    徐长风看上去很不安,冯静心来到他身旁转头看了看他。

    “我给阿姨诊过脉了,从她的症状来看,我猜测阿姨应该是脑部的问题,阿姨说她这样已经很长时间了,乐观的话是良性肿瘤,不乐观……”

    冯静心把她想到的和徐长风说了,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徐长风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焦急地问她,“不乐观会怎么样?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冯静心看着徐长风,男人一般情况下很少露出惊慌的表情,只不过那是因为没有发生让他担心的事情。

    就像现在一样,徐长风也是一个硬汉,可是此时他却非常惊慌。

    冯静心握住了徐长风的手,“我只是推测,正式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一切都还有希望,你别太担心了。”

    徐长风闭了闭眼睛,他抽回手,身体靠在墙上,样子看上去特别颓废。

    “我妈一个人养育了我们姐弟四人,其实她挺不容易的,前些年她看不中秦苏,经常找秦苏的事情,有也有些看不惯她,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说过她,我知道她也是为了长林好,虽然那个时候她是被顾曼青蒙蔽了双眼,不过她的心总归是好的,她的不容易,我们姐弟四个当中,就我最能体会了,四个孩子,一个个的好像永远都有操不完的心……”徐长风竟和冯静心说起了这些。

    冯静心也靠在墙上,认真地听着他说。

    “做父母的不就如此吗?孩子在他们眼里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像我这样想有人管都还没有人管呢……”

    冯静心这是安慰的话,徐长风转头看着她笑了笑。

    很快就检查完了,刘美因为头晕的厉害,来到之后就给输了液,此时已经睡着了。

    结果要等一下才能出来,徐长风在等待的过程中特别害怕。

    虽然说像他这样的人经历的已经够多了,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经历。

    冯静心拿着结果来的时候,徐长风看到冯静心的脸色不好看,他就已经想到了,结果不好。

    其实结果徐长风已经想到了,他问冯静心,“我妈还有多少时间?”

    冯静心深叹了一口气,“依阿姨现在的情况来看,采取保守治疗的话,还有三个月。”

    之后徐长风沉默了,冯静心很配合地没再说什么。

    徐长风回过头时,刘美正好醒了。

    “妈,您醒了。”

    刘美想起来,可是却发现没有力气,徐长风想拉她,刘美摆手,“别拉我了,让我躺着吧。”

    徐长风很听话地就没拉她,刘美看着徐长风,“长风啊,妈的身体情况,我自己知道,可能不是什么好病,现在智媛也结婚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你了,你如果尽快结婚的话,妈其实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静心是个不错的孩子,你们真的没有可能吗?”

    徐长风看着刘美,之后他低下头,再抬头时徐长风的脸上换上了另一副表情,他看着刘美点点头,“一切都按妈的意思办吧,冯医生的确是个不错的人……”

    刘美笑了笑,“虽然你这话可能不是真心话,不过妈听到你亲口说你结婚了,妈还是挺高兴的……”

    “妈,对不起,作为长子其实我应该是最早结婚的,不该让您操这么久的心……”

    刘美闭上眼睛,眼角有泪流下来,徐长风的手机响了,是徐长林打来的。

    徐长风把刘美的情况和徐长林说了,没过一会的功夫徐长林他们就都赶过来了。

    除了今天结婚的徐智媛之外。

    他们找到冯静心,冯静心把刘美的情况说了一下,刘美现在的情况就是保守治疗,长的话三个月,不长的话有可能还会快。

    这对于徐家来说是件大事,徐长林他们虽然平时和刘美并不亲近,但是刘美到了现在这样,他们都很难过。

    哭的最伤心的就是徐智希了,刘美为她的付出最多了。

    老祖宗也来了,看到刘美虚弱地床上,老祖宗转身走向外面,徐长风也在外面,老祖宗知道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徐长风看了看老祖宗,他低头说,“奶奶,妈的日子不多了,我打算和冯医生结婚,以最快的速度……”

    老祖宗点点头,“行,事到如今,就做一些让你妈妈高兴的事情吧……”

    晚上徐长林和徐长风留在医院里,秦苏和老祖宗他们回家了。

    冯静心过来看刘美时,徐长风把他的想法对冯静心说了。

    “我知道这样做可能是委屈了你,但请你帮帮我,帮帮我妈妈,这是她最后的心愿了……”

    “我知道,咱们能做到的,就尽量做到。”冯静心倒是没有说什么。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徐长风和冯静心的婚礼就这样停下来了。

    刘美在医院里打了几天针之后就出院了。

    都说病来如山倒,这话一点也不假,刘美病了之后,精神一蹶不振。

    老祖宗做主让徐长风和冯静心尽快结婚,已完成刘美的心愿。

    徐智媛结完婚之后,得知了刘美生病了,徐智媛也是天天回徐家。

    他们多方面找了很多专家,但是刘美的病都是一个答案,保守治疗,如果她的心志强一点,可能会活的久一点,而如果刘美没有了活下去的理由,刘美的生命很有可能马上就结束了。

    徐长风只好提前了他与冯静心的婚期,与冯静心商量过之后,他们的婚礼一切从简,他们这样做也只是为了让刘美放宽心情。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刘美这几天的精神出奇的好,老祖宗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

    就在他们结婚的早上,徐智媛早早地起床去了刘美的房间,敲门之后一点反应也没有,徐智媛推门进去,发现刘美还躺在床上,屋里的灯还亮着,徐智媛把灯关上之后,就去叫刘美起床。

    但是喊了几声之后,一直没有反应,徐智媛感觉到情况不好,她急忙跑到床边摇刘美,但是刘美还是没有反应。

    徐智媛吓坏了,她去喊老祖宗,老祖宗一听身子有些摇晃,她随着徐智媛到了刘美的房间。

    老祖宗看了一眼,最后摇头,“去叫你大哥二哥来吧……”

    刘美在徐长风结婚的当天早上,刘美去世了,她最终也没有看到徐长风和冯静心结婚的场面。

    原本订好的婚礼一下子成了葬礼。

    徐长风是最伤心的,因为到最后他也没有完成刘美的愿望……

    刘美下葬完的那天,徐长风是最后一个走的。

    冯静心一直陪着他,老祖宗当时就说了,等到刘美的丧期过了一百天之后,就再给他们完婚。

    虽然这不合常理,但是他们的婚期是早就定下的,老祖宗说已去的人不能怪他们的。

    而正好他们的婚期也在秦苏生孩子之前完成,这样不冲突。

    刘美的事情对任何人都是一个打击。

    秦峰的身份恢复之后,他带着徐文和小永去了国外,隔一段时间会给秦苏打个电话报平安。

    秦峰说等秦苏生孩子时会回来。

    时间过的很快,老祖宗给他们定的结婚的时间到了,虽然徐长风和冯静心没有举行婚礼,不过冯静心也住进了徐家。

    现在只要举行一个仪式,他们就算是结婚了。

    很高兴的一天,徐家的孩子们也从刘美离去的悲伤中走出来了,他们高兴地聚在一起,参加徐长风与冯静心的婚礼。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一直到最后他们交换戒指时,徐长风抬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手停地半空中,时间仿佛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