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结婚下酒菜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曾经的夫妻

第二百二十三章 曾经的夫妻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卫影还是带着若亚和阴为走进了阴采如的生活。

    阔别多年,久违的重逢并没有丝毫的喜庆,反而更加的沉闷。

    如同当年卫影爱着阴采如一样,阴采如深深怀念着王佳佳。

    他们都已是夕阳余晖之人,需要的只是一份平静。

    其实,卫影知道,她再也无可能走进阴采如的内心,就算卑躬屈膝,也感动不了他。

    可她情缘卑躬屈膝的照顾阴采如,至少同在屋檐下。

    没有了王佳佳的家,念念和娇娇走动的也就多了。但阴采如不希望这样,不远看到因为没有王佳佳的家反而更其乐融融。

    “以后没事你们少来。”

    阴采如轻轻的在棋盘上落下棋子。

    这让怀着热情的娇娇和念念感到惊讶,他们有些局促。

    卫影是个脸色,要他们不要做任何的反抗,看的出来,念念是有话说的。

    这次回来,卫影改变了不少,在阴采如面前说话小心翼翼,能不说的就不说,能说的尽量少说。只干活不说话,这是她走进阴采如之前告诫自己的信条。她真的就把自己当成了保姆。以为这样阴采如多少动一动恻隐之心,可是她错了。她永远取代不了王佳佳的地位。

    她做的一切阴采如都看在眼里,“带着孩子离开吧,不管你的如何多,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从前,我们都上了年纪,不要把自己当老妈子使。”

    卫影偷偷流泪,如果不来她不会这么伤心,可如果不来她可能后悔一辈子。不,她必须坚持,不计回报的坚持。

    这一天似平常一样,阴采如吃完饭出门散步。

    到了晚上,卫影准备好了晚饭,却依然没有现他回来。

    满小区的找附近街道找,毫无踪迹。

    “什么,不见了?”念念电话里大声好到,表示非常的惊讶,“电话呢,我爸出门没带电话?”

    “没有,电话就放在茶几上,出门前我看了,都没电了。”

    静静的等待二十四小时,报警似乎成为他们唯一的希望。

    但是寻找失踪人口并不那么容易。

    两天,三天,五天,半月,三月。

    时间慢慢消逝。

    “念念,阴为高烧,你赶紧回来带他去医院。”

    念念正在外面苦苦寻找阴采如,赶不回来,他打电话给连静,让她赶回家把孩子送进儿童医院。

    连静去接阴为,对卫影不满道:“一天到晚的,你们家里的事可真多。”

    傍晚,念念和娇娇身疲力竭回到家中。卫影给他们一人下了一晚鸡蛋面。

    两人连连摆手:“吃不下。”

    “吃不下怎么行,累都累坏了。”

    卫影抬头再看,娇娇和念念歪着脑袋睡着了。

    连静把阴为接走之后,就没有送回来。

    卫影打电话询问,连静告诉卫影,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家庭。

    卫影叫醒念念让他回家,“连静生气了。”

    “生气?为什么?”

    “你回去问她吧1

    念念说睡一觉再走,现在没体力。

    一直到晚上,卫影饭都做好了念念也没吃就走了。娇娇晚上留下,陪卫影说话。

    念念回到家就跟连静大吵一架。

    “我们离婚吧!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生活,不管是你家,还是你的家人我都感觉好奇怪,怎么一个比一个怪异?总是要不停的怪事生,总是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我受够了。”

    “这就是我的家我的家人,你要是受不了,我也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我不希望这种现实在我的生活中不断出现,请你清楚,你是有家庭的人,阴为高烧39度你居然还有心思在外面找你父亲,你是怎么想的?万一阴为有个好歹我请问你,你将怎样面对你自己,面对这个家?”

    “正因为我是父亲,所以我才知道我父亲需要我,需要我们去关心。”

    “离家出走是他的选择,消失这么久不出现难道他不知道家里人担心吗?他在逃避你懂吗?他不愿意接受王佳佳去世的现实,说句不好听的,你就算找到他又如何?他跟不跟你回来也未可知。好再退一步,你找到了,但是你自己的孩子正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你是否想过你的寻找有意义?你爸能活几年,阴为才多大的孩子?”

    念念着实有些吃惊,在他看来,连静说的这番话连猪狗都不如。

    “连静你不觉的刚才说的话令人非常寒心吗?”

    “我就是想说,我就是要告诉你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值不值得做。”

    “那就离婚吧1念念夺门而出,临走掷地有声告诉连静,离婚威胁不了他,该做不该做他心底清楚,不需要提醒。

    父亲至今下落不明,自己的后院着火,屋漏偏逢连夜雨,念念潜移默化的消沉。

    大概有一个月时间没有回家,也没有见任何人,就住在公司单身宿舍。

    原以为双方冷静下来,这件事慢慢就过去了。但连静确认为,如果念念真的有诚意就不会一个月不回家,跟她冷战。

    所以他们之间的婚姻状况都出了两人原本掌控的范围。尽管双方父母不断的劝和,

    “这件事我做主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绝不同意离婚,冷处理。”连东方坚定的说。

    其实连东方能体会念念心中的苦楚,一个男人远比女人付出的要多,有些方面需要连静的包容,而不是冲动的拿离婚说事。

    约莫是阴采如出走的八个月之后,郊区现一具男尸,但身体以及腐烂,无法辨别容貌。警察同志念念去做dna检测。

    半个月的等待是艰难而痛苦的。

    如果确认尸体就是阴采如的,那么卫影一辈子无法原谅自己,她走进阴采如的生活是干什么的?不就是为了照顾阴采如?

    卫影一夜白头,娇娇以泪洗面,念念沉默不语。

    似乎从一开始,这个家就以悲剧开头,然后以悲剧收常

    煎熬五天,卫影旧病复,导致精神失常。见谁骂谁,毫无理智可言。

    念念和娇娇商量不得不做出一个痛苦的决定——将卫影送进精神病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