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九皇子叶尘池瑶重生 > 第4118章 痛失祖符

第4118章 痛失祖符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容主宰立于七十二层塔之巅,天堂界微弱的天机波动,被他捕捉到。

    正欲调动精神力仔细探查。

    却见,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来到永恒天国这片破碎虚空。相隔数万里,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滂湃慑人的气息。

    慕容主宰根本没有料到生死道人会主动前来永恒天国,露出诧异之色,遥遥道:“恭喜道长接任天宫之主大位,此来有何指教?”

    以张若尘的感知和推衍能力,对眼皮子底下的天堂界发生的事,自是了如指掌。

    所以,他此来的主要目的,是牵制住慕容主宰,不让他干预那边。

    同时也想近距离看看始祖隐的状态。

    张若尘笑容中充满善意,客气至极的抱拳:“神界的精神力始祖出世,贫道怎能不来拜会?”

    慕容主宰神色稍霁,身上敌意散去,道:“道长过谦了,该本座去天宫拜会你才是。只是,鸿蒙黑龙初被镇压,宇宙局势动荡,一时未能有时间。”

    慕容主宰颇能理解生死道人的心态。

    他初掌天宫,根基薄弱,下面亲神界者众。

    加之,神界如此势大,就连鸿蒙黑龙都被镇压,他虽是始祖却也要思量清楚与神界的相处态度。

    主动拜会,是一种示好,也是一种示弱。

    神界尚需要天庭宇宙配合筑建天地祭坛,慕容主宰自然要给对方一些脸面。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

    张若尘肃然道:“宇宙的稳定与和平,的确是需要神界来维护,也只有神界有这个实力。”

    “道长是难得的明白人,天庭宇宙的天尊还真就该你来做。但有些人却偏偏要与神界为敌,四处破坏天地祭坛,将来大量劫到来该怎么办……”

    慕容主宰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眼神有些锋锐:“敢问道长,可有查清天人书院一战,到底是谁镇压了始祖夜叉王?”

    “此事,贫道回到天庭就在查。”

    张若尘道:“按照当时身在天人书院的修士的说法,镇压始祖夜叉王的手段,很像尸魇的五破清灵手。”

    慕容主宰眼中锐芒散去,笑道:“我想,尸魇就算再不将神界放在眼里,也不至于动用如此明显会暴露自己身份的手段。”

    “没错,贫道也是如此认为,这很可能是嫁祸。”

    张若尘继续道:“于是贫道遍走天庭四座大洲,各片海域,终于在不周山中,发现了黑暗尊主和鸿蒙黑龙的痕迹。他们这些年,竟一直藏身在天庭。”

    “他们二位乃是长生不死者,虽落下云端,但站在巅峰过的人,自然是心气极高,也只有他们有这个胆量敢与神界叫板。因为,他们是不甘心的。”

    慕容主宰凝思片刻:“原来如此,想必龙鳞也是栽在他们手中。”

    “祖龙尸骸,谁不想得之?得之,则可让他们元气恢复一大截。”张若尘道。

    “具体情况,本座一定会找帝祖神君问个清楚,与神界为敌,不会有好下场。鸿蒙黑龙已经被镇压,这一次,必让他神形俱灭。至于黑暗尊主,待永恒真宰冲破九十六阶大关,就是他死期。”

    慕容主宰语气平静,但就连站在张若尘身后的轩辕涟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威胁意味。

    很显然,他并没有完全相信“生死天尊”。

    同时,轩辕涟心中有些迷茫,“生死天尊”真的是父亲吗?

    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知道他性格有多强硬。

    就算真的要向神界妥协,也最多是选择闭关修炼,将大小事宜交给诸天和九大战神,对神界的意志听之即可。

    但,像现在这样,主动前来拜会慕容主宰,温声示弱恭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哪怕只是虚以委蛇。

    难道局势已经恶化到,连父亲都要做出妥协的地步?

    轩辕涟看向被镇压在七十二层塔下的鸿蒙黑龙,想到神界恐怖的实力,心中不禁酸楚和绞痛,暗道:“面对这样的力量,换做我是父亲,为了整个天庭宇宙的生存,恐怕也只能选择委屈自己。父亲啊,父亲,你本可暗藏起来,不必如此的,是我们拖累了你。”

    张若尘根本没有想那么多,纯粹只是想稳住神界。

    他看向缠绕在七十二层塔和鸿蒙黑龙骨骸上的九根天地神索,感受九大恒古之道的滂湃气息,忽的,语重心长道:“其实,贫道此来,的确是有一件小事叨扰。”

    慕容主宰对这位生死天尊的态度很满意,笑道:“天尊但讲无妨。”

    “天庭宇宙人才凋敝,天尊级和半祖级的修士远不及剑界和地狱界,唯有昊天之女轩辕涟是可塑之才。”

    张若尘看向轩辕涟,道:“她以道法铸九大神殿,契合九大恒古之道,在七十二层塔修炼,必是事半功倍。”

    轩辕涟当然知道,在九根天地神索交织的中心修炼,可以最直接感悟九大恒古之道,对她益处无穷。

    毕竟这九根天地神索,是神界背后那尊最为恐怖的存在,在宇宙中提取出来。

    “原来他让我一起前来,目的是这个。难道他是为了我的修行,才会以低姿态前来拜会慕容主宰?”

    轩辕涟眼神复杂,内心最柔弱处被深深触动。

    昊天或许是一位无人可代替的诸天之尊,但绝对算不上是一位优秀的父亲,对轩辕涟极其严厉,期许甚高,鲜少表露亲情和关怀。

    以他的身份,以他承受的压力和责任,也绝不可能将太多精力放在子女亲情身上。

    此刻,轩辕涟终于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父爱。

    为了她,可以放下脸面,与心中的高傲。哪怕这里面只有十分之一是为了她,她也感动万分,难以自持。

    张若尘哪想到轩辕涟心中有那么多想法?

    他纯粹是觉得这里的修炼环境太适合轩辕涟,所以才顺水推舟帮她一把。同时,张若尘也的确需要在天庭宇宙中培养出尽可能多的强者,将来组成神军,战力才会足够强。

    “哈哈!”

    慕容主宰大笑起来:“天尊真的是生死老人的残魂归来?本座可是听说,生死老人是死于元会劫,没有留下肉身神源。”

    “残魂位于离恨天,怎么都是可以保存下来。”张若尘道。

    没有始祖尸身和神源加持,只凭一缕残魂就想重新达到始祖境?

    慕容主宰心中自有猜测,并不揭破他。

    若他真是轩辕太昊,将自己的女儿留在七十二层塔,何尝不是以人质来换得神界的信任?

    将轩辕涟留下,打上神界的印记,那么天庭宇宙剩下那一半对神界有成见的修士也将安分下来。

    慕容主宰道:“轩辕涟的确天纵奇才,继承了轩辕太昊和空梵宁的绝顶天赋,若机缘和气运再大一些,成就绝不会输给池瑶、阎无神之辈。天尊都开口,那她就留下吧,从今天起,神界就是她的机缘和气运。”

    “神界有意用鸿蒙黑龙的一身修为,培养神灵中的强者,轩辕涟可以与他们一样,自由出入黑海。”

    张若尘道:“还不谢过主宰大人?”

    “多谢主宰大人给的这个机会。”

    轩辕涟对慕容主宰半分好感都欠奉,但,这个机会是“父亲”为她争取来的,怎能愧对他的期许?

    慕容主宰道:“天尊,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天庭宇宙天地祭坛的筑建事宜?”

    “此事自然刻不容缓。”张若尘道。

    <div  class="contentadv">        慕容主宰道:“主祭坛还是在天人书院重新修筑吧!”

    “此事不妥。”

    见慕容主宰脸上笑容消失,张若尘立即又道:“在天庭内部修筑,下面反对的声音太多,难保不会再次出事。”

    慕容主宰道:“天尊说笑了,天庭内部谁敢反对你的意志?始祖一言,可顶万法。始祖一念,可斩千军。”

    张若尘道:“众生之力,足可倾覆始祖。”

    “是吗?众生之力有这么强?天尊对自己的实力太不自信了,莫非天尊并不是始祖境?始祖就要有始祖的魄力。”慕容主宰道。

    张若尘道:“始祖也有始祖的无奈,就像主宰你,被一个小女娃娃挑衅,却只能放任她离开。还有那张若尘太狂了,竟敢公然与神界作对,而且……居然成功逃走了……”

    慕容主宰眼神森寒到了极点。

    张若尘连忙道:“贫道绝无别的意思,主宰千万不要多想。只是想告诉主宰,宇宙中有太多这种胆大包天之辈,他们连神界都不放在眼里,贫道怎能压得住他们?”

    两人暗中角力,都想让对方退步。